王敏是被蜇最多次的女孩。
養蜂人李建靈正在查看蜂箱。
  事發綿陽三台一學校附近,23名學生受傷,7歲女孩被蜇100多處
  華西都市報訊 (姚茂強 唐金龍) “蜜蜂蜇人,孩子們,不要過來,快跑呀……”19日下午4時50分,綿陽市三台縣中太鎮颳起了狂風。當接送孩子放學的人群路過場鎮口附近一流動養蜂場時,突然遭遇蜂群襲擊,致23名學生、11名家長和路人被蜇傷。最重的全身被蜇100多次。隨後,34名傷員被集體送往綿陽急救。目前,所有被蜇傷員病情穩定,8名病重患者(4名成人、4名兒童)沒有生命危險,生命體徵平穩。
    事件還原
  蜂群亂飛 學校附近蜇傷多人
  “只聽嗡嗡一陣響,黑壓壓一片飛來,直接朝我臉、腦殼和身上亂刺,用手越打越多……”昨日上午,華西都市報記者在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兒科4樓病房,見到了就讀於中太鎮中心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朱偉,朱偉頭上塗抹著紫藥水,鼻上還吸著氧。
  朱偉的母親說,19日下午朱偉放學回到家,父親朱永雙發現孩子走路一瘸一拐,一臉痛苦,便問發生了什麼事,孩子只說一句“蜜蜂,痛呀!”隨即哭了起來,不一會就癱在爸爸懷裡。聞訊趕回的朱偉母親,在娃娃臉上取了10多根刺。同時,焦急的父母聽到了村上的廣播,很多娃娃都被蜜蜂蜇傷了,請家長立即送到衛生院治療。朱偉的母親說,在中太鎮衛生院做了簡單的消毒處理後,他們被救護車送到了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朱偉身上又拔出30多根刺。
  8人重傷

  女孩被蜇100餘處
  “4樓收治了23個孩子,5樓收治了11位成人,目前除4個孩子、4個大人病情較重外,其他無大礙。”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兒科主任李建軍說。“被蜜蜂蜇傷的兒童最小的年齡只有2歲11個月,最大的12歲,目前收治的兒童生命體徵比較穩定,但有個別心肌損壞較重,還有的內臟有一定問題,還需要進一步觀察治療。”李建軍介紹說。
  “頭上、臉部、雙手、兩腳以及身上,至少有100多處……”兒科醫生童浩向記者介紹,受傷最嚴重的是年僅7歲的中太鎮中心小學一年級學生王敏。
  記者看到,小敏頭上也塗滿了紫色藥水,掛著液體、吸著氧。乖巧的小敏見到醫生,輕輕地說著:“昨天很疼,今天不那麼疼。”說完,小敏還舉起手、展開五指,讓記者看她手心的傷口。
  感人爺爺

  保護孫女成“靶子”
  “我的天,那黑壓壓一片壓過來,揮手就能抓一大把,蜇得我臉部、腦殼又癢又疼。”5樓住院的小敏爺爺王文講述了他和孫女的遭遇。19日下午,他看到孫女小敏回家時滿臉紅腫,頭部手部密密麻麻都是被蜜蜂蜇的毒刺,王文急忙騎起三輪車,搭上孫女小敏,徑直向中太鎮衛生院飛奔而去。誰知蜂群還沒散,王大爺說,他送孫女去衛生院途中,又遇上蜂群。他趕緊用衣服緊緊裹住孫女和自己的頭部,沒想到蜜蜂從空隙中鑽了進去,自己頭部多處被蜇傷。
  緊急救援

  傷員連夜送綿陽救治
  “蜂毒導致孩子心肌損害較重,昨日採取了急救,今日複查發現凝血功能還有問題。治療手段主要是對心肌、臟器進行治療。”昨日,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李建軍介紹,該院在接到這一急救任務後,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成立專家聯合救治小組,全力開展救治工作。同時相關科室立即開通綠色通道,緊急抽調醫務人員、調集急救藥品和血液透析設備做好急救準備。
  同時,綿陽市政府應急辦、市衛生局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在綿陽市三醫院全力救治的基礎上,增派綿陽市中心醫院、中醫院的專家進行會診和評估病情、商定治療方案。19日當晚,專家組對於其中傷情較重的8名傷員,緊急採取了建立靜脈通道、抗過敏支持、生命體徵監護等救治措施,然後對症轉到相關科室接受觀察和治療。對話養蜂人
  養蜂20多年,沒遇到過蜜蜂蜇人
  “我們家養蜂20多年,從來沒有發生過蜇人事件。”昨日中午,記者到達事發地,在三台縣中太鎮場鎮口100多米處、綿鹽路右側的一片空地上看到一個200平方米左右的路邊蜂場。這裡擺放著100餘個蜂箱。
  在蜂箱群中,一位身穿迷彩服、頭戴紗網罩的中年男子和一名太婆,正在收拾蜂箱,他們就是蜇傷路人的蜂群主人,雖然19日剛發生過蜜蜂傷人事件,可路邊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和警示牌。
  來自雅安漢源的養蜂戶李建靈對昨日的事件也感到意外。他說,頭一次遇到蜜蜂蜇傷人的事。問及原因,李建靈說:“我認為是因氣溫突然變化,狂風影響到蜜蜂歸巢,導致蜜蜂亂飛蜇傷路人。”
  “這裡是大路邊,距離場鎮、人群又這麼近,你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嗎?”面對記者的追問,李建靈支支吾吾地說:“沒有想到過,以前從沒發生過呀?”據他介紹,蜜蜂蜇傷人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領導和相關部門已經找他談了,他也聯繫好“搬家”的大貨車,等20日下午蜜蜂回巢後,將把蜂箱轉移。
  “這次蜜蜂意外傷人,確實對不起受傷的人。”李建靈表示,由於自己經濟條件也不算好,他願意先湊一萬元錢作為受傷者的一些醫療補助,其他也沒有辦法。最新進展已有11人出院其餘23人病情平穩
  “當日下午4點50分接到消息後,我們書記、鎮長和其他鎮幹部與派出所民警立即趕赴現場,對現場進行了警戒隔離。對於現場受傷的人員,送到鎮衛生院進行治療。又通過廣播、警車巡邏喊話,通知其他傷員統一治療。”針對此事,三台縣中太鎮黨委副書記蘭煜介紹,由於當地醫療條件有限,又請求綿陽市級醫院進行援助,並協調周邊鄉鎮衛生院,通過救護車將傷員和家屬轉移到市三醫院。
  蘭煜說,事發後,鎮政府已與養殖戶協調解決患者相關費用,並要求對蜂箱進行轉移。昨日,據三台縣委宣傳部介紹,對被蜇患者的救治費用實行掛賬處理。
  “專家組對於其中傷情較重的8名傷員,緊急採取了建立靜脈通道、抗過敏支持、生命體徵監護等救治措施,然後對症轉到相關科室接受觀察和治療。”據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鄧金林介紹:截至下午5點,34名患者中11人(兒童5名,成人6名)出院,其餘23人依然留院觀察治療,患者病情平穩。傷者回憶受傷老人:蜜蜂鋪天蓋地,一抓一大把
  小敏是我的孫女兒,她哭著回來,說被蜜蜂蜇了。她一直吆喝頭痛,我把她頭髮撥開一看,密密麻麻全是蜂刺,頭皮都開始紅腫了。
  就拿了她的衣服給她把頭全部包上,騎上三輪車往衛生院走。路過蜂場的時候,警察已經到了那裡,但蜜蜂還是很多。我一隻手把衣裳掀起來遮著頭和臉,一隻手掌車把,還是沒有遮住,我的左手和左臉都被蜇了十幾下,總共有30處左右。
  那個場景啊,從來沒見過,鋪天蓋地全是蜜蜂,一抓一大把。
  華西都市報記者 姚茂強唐金龍攝影報道支招
  醫生建議:如遇蜂群襲擊保護腦袋和臉
  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王波介紹:“蜜蜂是群體生活,遇到蜜蜂時,不要去驅趕,應該避開。如已經出現了蜜蜂蜇人,應該立即分散朝人少的地方跑,並註意保護腦袋和臉。”王波說,如果被蜜蜂蜇了,一定要在最快時間把蜂刺挑出來,如不能挑出,應立即送醫。
  養蜂專家:不要拍打驅趕被蜇用肥皂水清洗
  “風應該不是主要因素,蜜蜂對風是有感知的,它們會提前回巢躲避大風。”四川省養蜂學會副理事長巨偉在聽了記者的介紹後推測,應該是蜜蜂受了路人驚擾,才群攻路人。
  “學生放學,看到很多蜜蜂聚集,害怕被蜇便跑,然後就有蜜蜂追上去蜇,娃娃們就用手拍打,見伙伴受到攻擊,蜜蜂們就一起上來攻擊,越來越多。”巨偉推測,蜜蜂對氣味十分敏感,可能是前面的學生或者路人身上有香水或者剛洗了頭有洗發露的味道,蜜蜂循著香氣飛來,圍著路人轉,被拍打或者驅趕,從而攻擊人群。
  “養蜂人對蜜蜂的習性應該是很熟悉的,不應在公路邊敞養,如此大規模的蜜蜂蜇傷人事件,養蜂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巨偉說,路邊的蜂蜜因為受到尾氣和灰塵的污染,在衛生上也不能保證。
  巨偉支招,如有蜜蜂圍著轉,不要去拍打和驅趕,儘量保持安靜,它們飛一會兒就會離開,“如被蜜蜂蜇了,應立即用肥皂水清洗,因為蜂毒是酸性的,用鹼性中和,可以起到比較好的效果。”延伸閱讀
  蜜蜂與馬蜂蜇人區別
  根據現有的資料統計顯示,人對馬蜂(胡蜂、黃蜂)毒的過敏(致死)率高達20%;而人對蜜蜂毒的過敏(致死)率或僅有億分之一。一是因為蜜蜂的毒量遠遠不如馬蜂那麼大。二是蜜蜂的毒素成分沒有馬蜂的毒素成分複雜。馬蜂蜇針毒液含有磷脂酶、透明質酸酶和一種被稱為抗原5的蛋白,毒液可致溶血、出血和神經中毒,能損害心肌、腎小管和腎小球,尤易損害近曲腎小管,也可引起過敏反應。三是馬蜂蜇人後不像蜜蜂那樣叮咬完後就死亡了,它可對人或者動物發起多次攻擊。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瘦身

yj93yjo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