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核電新項目審批在明年還不能重啟,很多企業將面臨“斷糧”、無訂單可做的局面。
  日本福島核事故後,中國核電建設一度陷入低潮,核電新項目建設審批也已經停擺三年多。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獨家獲悉,近日,國家發改委已經正式向國務院申報啟動核電新項目審批,此次上報的是要正式通過核准的三個核電站項目的6台機組,預計最快將在11月通過。
  然而,相對於地方政府和核電運營商,核電產業鏈波動對核電設備製造企業的影響更大。一位核電設備企業的負責人就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今年是企業最困難的一年,在建項目訂單已經完成得差不多,如果核電新項目審批在明年還不能重啟,很多企業將面臨“斷糧”、無訂單可做的局面。
  啟動在即
  2011年的福島核事故發生後,中國全面叫停了新的核電項目建設審批,直至2012年10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討論並通過了《核電安全規劃(2011~2020年)》和修訂了《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11~2020年)》,我國才逐步恢覆核電建設項目的審批工作。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日前,國家發改委已經正式向國務院申報啟動核電新項目審批,之前已經給路條的項目有十幾個,現在要正式通過核准幾個機組,這次提交國務院的是6台機組,可能最快11月就會通過。
  此後,國家相關部門多次召開核電工作會議。11月初,國家能源局對福建省發改委、中核集團的請示報告發出復函,同意福建福清5、6號機組工程調整為“華龍一號”技術方案,儘快驗證我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建設國內示範工程。這更加堅定了市場對核電重啟的預期。
  中誠信國際高級分析師呂修磊向記者介紹,本次上報的6台機組應該是分屬於紅沿河、石島灣和福清三個核電站項目,裝機容量大約在700萬千瓦。
  其中,中廣核集團下屬的遼寧大連紅沿河核電二期,擬採用與一期工程相同技術方案,即CPR1000改進技術,建設兩台百萬千瓦級壓水堆核電機組,裝機容量約200萬千瓦。
  位於山東榮成的石島灣核電CAP1400示範工程,為第三代大型先進壓水堆技術,裝機容量約300萬千瓦。另外,工程方案已調整為“華龍一號”第三代技術的中核集團福清核電5、6號機組,裝機容量約200萬千瓦。
  技術博弈
  中國核能行業協會最近發佈的第三季度核電運行情況顯示,全國核電累計發電量為376.53億千瓦時,約占全國累計發電量的2.59%。
  截至第三季度末,中國投入商業運行的核電機組共20台,分佈於秦山、嶺澳、大亞灣、田灣、寧德、紅沿河、陽江7個核電基地。另外,中國目前在建的核電機組有28台。在運和在建機組一共的總裝機容量達到4800萬千瓦。
  國家有關部門制定的核電裝機規劃也將我國核電發展的每一步進行了細分。今年年初,國家能源局發佈通知明確指出,2014年將新增核電裝機864萬千瓦。3月24日,國家能源局、環保部等部委也指出,到2015年運行核電裝機達到4000萬千瓦、在建1800萬千瓦,年發電量超過2000億千瓦時。11月4日,國家發改委發佈的《國家應對氣候變化規劃(2014~2020年)》顯示,在確保安全的基礎上高效發展核電,2020年總裝機容量達到5800萬千瓦。
  呂修磊認為,核電重啟的影響因素很多,除了規劃、投資、安全及環保之外,其中最主要的問題之一就是自主技術成熟度以及技術標準的博弈。
  三年多以來,核電遲遲沒有重啟的核心原因是沒有可用的第三代國產技術。中國選擇引進美國西屋的AP1000技術作為高起點推進三代核電自主化的依托,並於2009年起陸續在浙江三門和山東海陽各建設2台機組,這是世界首批AP1000機組。首台即三門1號機組最初計劃是在2013年建成發電。不過,三門1號機組的實際建設進度比合同工期滯後了約24個月。
  國家核電技術公司新聞發言人、首席信息官郭宏波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項目建設工期延誤主要有四方面原因,除日本福島核事故影響、西屋聯隊的施工設計有較大程度延誤外,還存在有關設備製造出現延誤,尤其是首次應用於大型商用核電機組的關鍵設備——屏蔽主泵在研製過程中遇到較大挑戰,再者作為世界首堆,有諸多創新而無經驗可循、各相關方需要適應等問題。
  上述知情人士也透露,核電現在是“上面想發展,但下麵不敢亂動”,主要是AP1000沒有發電的先例,很多關鍵性的指標沒有參考,因此對核電站審批和建設進度影響很大,如果按照原計劃三門1號機組2013年實現發電的話,後續項目的審批就很快了。
  不過,對AP1000的安全疑慮並不會徹底解除。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發佈的《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稱,所謂“安全繫數比目前國內標準提高了百倍”的第三代核電技術AP1000,目前在全世界都沒有運營實踐,僅有的4座AP1000核反應堆正在中國建造,施工過程中圖紙“邊設計、邊修改”,AP1000的“更安全”只是理論上的計算結果。
  另外,國內核電技術的不統一也給核電設備製造企業帶來了很大困擾。一家大型核電設備製造企業的高管表示,我國核電現在面臨標準多樣化的局面,主要是安全技術的分歧,比如說是能動式還是非能動式,是壓水堆還是沸水堆,因為三大核電運營商的標準不一樣,那麼我們的標準也是多樣化的,希望能夠統一起來。
  設備企業的“煎熬”
  從2006年到福島核電事故之前,中國核電市場正發展得熱火朝天。業內當時的共識是,核電市場發展規模是每年開建10至12套百萬千瓦機組。
  在核電站的總投資中,設備投資占比超過50%。然而,福島核電事故導致的中國核電站建設的“急剎車”也使得國內核電設備製造企業元氣大傷,甚至出現“斷糧”。因此,核電新建項目一直不能重啟,相對於地方政府和核電運營商而言,核電設備製造企業的日子更難過一些。
  國內一家核電設備上市公司的負責人就坦言,今年是最困難的一年,日本福島地震以後,核電項目停止審批,在建項目拿到的訂單到今年為止已經交付得差不多了,而且今年的交付量比較少,交付的產品中常規島產品的比例也比較大,導致毛利率較低,對業績影響很大。
  上述市場分析人士也表示,核電重啟緩慢對設備製造企業的影響非常大,比如東方電氣目前還沒有2015年的核電設備訂單,中國一重也很少,不同的是,上海電氣就比較多,但相對來說,日本福島核事故對中國核電設備製造企業的打擊是致命的。
  國家能源局在發佈的《關於福建福清5、6號機組工程調整為“華龍一號”技術方案的復函》中強調,要充分利用我國目前的核電裝備製造業體系,支持關鍵設備、零部件和材料的國產化工作,壓力容器、蒸發器、主泵、數字化儀控系統、堆內構件、控制棒驅動機構、常規島等關鍵設備,泵/閥門等零部件,690U型管、核級電纜、焊材等關鍵材料的國產化比例不得低於85%。這對於設備企業來說無疑是利好消息。
  有市場分析人士預計,即將獲得審批的這6台核電機組的總投資在1000億~1200億元。不過,也有部分行業人士對核電的發展持謹慎看法。呂修磊認為,雖然無法預測核電重啟的準確時間,但必須看到的是,一方面,目前中國核電在整個國家電力供給中的貢獻有限,2013年核電發電量占全國發電量的比重僅為2.05%;另一方面,到2016年以後,在建核電項目存量的減少將使核電新投產裝機容量出現較大波動。
  此外,“中國要完成到2015年末投運核電裝機容量達到4000萬千瓦的目標,並不能夠通過這個時點項目集中核准來解決,中國核電的發展仍將是一個穩妥、有序的過程。”呂修磊說。
創作者介紹

瘦身

yj93yjo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